九皇叔怒了!

    苏云七明显感觉到,九皇叔的气势更凛、更锋芒,杀更浓了。

    群杀九皇叔候,九皇叔有怒。甚至很有耐,陪杀招,借机观察他们的向,么清他们的规律,再不徐不疾

    在,群杀苏云七了一招,九皇叔怒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将苏云七护在身,一甩长剑……

    他有急是先打一瓶药,往嘴倒了半瓶药,这才凝气提剑。

    “轰!”九皇叔双握剑,横扫千军姿,划破虚空。

    苏云七感,一股强的气流,九皇叔,朝四周散

    股气流威力极劲极强,苏云七站在九皇叔身受到了极的影响,险被震了,吓连忙扯住九皇叔的腰带,这才勉强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九皇叔这一剑,疑是强的,亦是杀伤力极强的。

    “嘭!嘭……”

    九皇叔这一剑挥,剑气四散,忍术,隐匿在九皇叔与苏云七四周的杀,立刻遭了殃。..

    在九皇叔的剑气击杀不够远,跑不够快的杀,哪怕他们身形再诡异、再快,再隐身

    随血线飞溅,一具具杀的尸体,突坠落在

    他们是隐身,不是消失。

    在九皇叔的剑气扫荡,在九皇叔不放任何一个死角的攻击,即使他们隐身,逃不掉。

    这,一剑。

    一剑清空周身的杀,九皇叔稍一顿,再次挥剑。

    杀招,的剑气外放,的不放任何一个死角……

    很快,有相的血线飞溅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这次倒的,有两具尸体。

    显,九皇叔的杀招,威力很强,不是有防备。

    关系,九皇叔的三剑来了!

    几乎不给群杀反应喘息的机,九皇叔的剑未收回,再次挥了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剑破虚空,剑气震荡,苏云七觉,周边的一切虚幻了来,像是蒙上了一层水纹,透折摄的光波。

    剑气太盛,杀伤力太强,苏云七被震,几乎法思考。

    是!

    在九皇叔再次挥剑,准备挥四剑,苏云七却是一个激灵,猛神。

    按住九皇叔的肩膀:“不!”

    是的,不

    不招了,再招,九皇叔死的。

    夫不是神,配的解药,稍稍压制、缓解九皇叔体内的毒,办法九皇叔解毒,九皇叔吃再解体内的毒。

    不知,九皇叔的极限在哪,一连三个,九皇叔体内的气血必翻涌,压制不住。

    这,九皇叔继续招……

    苏云七不知,九皇叔因此毒一个夫,必须制止九皇叔,让九皇叔的身体主。

    苏云七的,按在九皇叔的肩膀上,有怎力。

    不是实在,有力气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三剑的威力,实在是太强了,哪怕苏云七站在九皇叔身少受了一点点影响。

    此刻,人不至软的力气,确实使不上力。

    是是按,实则苏云七轻轻一搭,将放在九皇叔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是这轻轻一搭,却功的让九皇叔收了剑。

    “,听的!”九皇叔不仅收了剑,语气更是难的温,演角的余光,甚至不受控制,落在苏云七搭在他肩膀上的玉上。

    “呼,呼!”

    在此刻,被九皇叔剑气,逼远遁的杀到了机,迅速袭了上来。

    有任何预兆,令,有呼的一声,空气浮的声音,群杀逼近了。

    “咻,咻……”群杀伤怕九皇叔,再次使招,差别、不放任保一个死角的攻击他们,一贴近九皇叔,不等挥刀砍向九皇叔。

    惜,他们快,九皇叔的剑更快!

    “唰!”的一声,几乎是刻,在他们的刀,砍向九皇叔的一刻,九皇叔抱苏云七,凌空跃长剑一扫,剑气再度震荡……

    噗嗤……啪!

    这一次,血线泼洒的水,形一片,与杀笨重的尸体,

    者轻盈,砸在上,溅一朵朵血花。

    者笨重,重重落,压塌了上的野草。

    这一击,七具尸体落

    加上九皇叔,先斩杀的杀上共有十八具尸体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全部,至少九皇叔不认,此刻来暗杀他的杀,全死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抱苏云七,在半米外落,高声:“本王的命,不是取。告诉们背的主洗干净,等本王取!”

    令的人,藏很深,很远。

    他躲,躲四剑。

    不,九皇叔有与纠缠,或者找方的打算。

    该的话完,九皇叔便一吹口哨,唤来他的战马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一匹银白的战马,草丛飞快跑了来,不片刻跑到九皇叔身边。

    白马在九皇叔,亲昵拿脑袋,蹭了蹭九皇叔

    “了,不撒娇。”九皇叔嫌弃收回,不是故嫌弃,实则疼爱,是真嫌弃收回

    收回,九皇叔,差拭了一,被马蹭到的方,差完给丢了,实际诠释了,他是真嫌弃战马亲昵的姿态。

    是马不话,不真的……

    苏云七匹什不懂,高兴九皇叔转圈的白马。

    傻马傻福。

    苏云七摇了摇头,到九皇叔跃上马背,朝:“上来!”

    苏云七有立刻握住,是顺九皇叔伸到,抬头向马背上的九皇叔。

    马背上的九皇叔,英姿博,气宇轩昂,漫不经的随,透让人不敢直视的强与霸

    这个男人,他该高高在上,俯视众……

章节目录